首页  专题荟萃  秦华礼同志纪念专栏
【追思文集】老红军给我们留下的财富(作者:翟树杰)
2020-03-22 109

追忆红军爸爸秦华礼

就在举国向新型冠状病毒发起决战,胜利在望的时候,我最亲爱的红军老爸爸秦华礼静静的走了,享年108岁。

近段时间,虽然我一直紧张关注着秦老的身体情况,但不敢轻易打电话,是因为怕听到坏消息。可这个消息还是来了。2020年3月14日凌晨五点多钟,一生为奋斗的秦老终于去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有他的老领导、老战友……。

秦老最喜欢的女儿晓荣姐姐哽咽着说:秦老最后说给我的一句话是“谢谢树杰”。那是前一天,晓荣姐转达了我的问候时,老人说的一句话。晓荣姐说,那以后,老爸再没有说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千言万语竟不知从哪里说起。

这些天,一位坚强的老红军的音容笑貌一直在脑海中萦绕:

我好像看到,秦老从小参加红军队伍,一生征战,在枪林弹雨中冲锋、在敌机轰炸中死里逃生;

我好像看到,长征途中秦老三过雪山两过草地,每天用树枝在地上学习运算,刻苦学习无线电专业,在枪林弹雨中负重前行,参加援西军用电台呼叫战友;

我好像看到,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马背上行军,硝烟中战斗;

我好像看到,他毅然服从组织安排赴边疆建设国防通信,后又调到北京邮电学院和南京邮电学院担任党委书记,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办理转业手续,是“永远的红军”-----。

第一次见到秦老是2016年6月的一天,为制作焦点访谈“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特别节目”,我和央视军事频道小同事们相约去南京。

我们慕名许久,也有思想准备,但见了秦老还是大吃一惊:104岁的老人家思维十分敏捷,日常自如,看起来似乎只有八十岁左右。

那天,我担心老人的身体,催促大家抓紧时间,可秦老一直在现场等着着我们布置灯光、配合采访。还深情唱起了长征组歌“过雪山草地”、八路军歌曲“太行山上”,前后差不多有四个多小时。临告辞,老人家突然提出一定要请我们吃饭。晓荣姐劝我:爸爸可能有话跟你们说。

一位百岁老红军的盛情,怎么忍心一再推辞呢!致谢之后,“违反”纪律的我靠着秦老坐下来。老人家拿出一瓶酒,哈哈,百岁喝酒。我们可以有喝酒健身的依据了。

“喝酒有度、吃肉也有度,老爸还能吃红烧肉,不过要管着他”,晓荣姐在旁边补充。这些年,我采访了上百位老红军,我发现长寿的老红军除了坚强的意志和信念,大多还有孝敬的儿女守护在身旁。多年来,晓荣姐对老爸爸可谓是百般呵护。

果然,几杯高度白酒一饮而尽之后,秦老有些严肃起来:“能不能带句话給做电视剧的人”?“我是做新闻节目的,但是我转达”。奇怪,老人家怎么会对电视剧感兴趣!

“八路军的平型关战斗是一一五师打的,林彪是师长”,“夜袭阳明堡的部队是一二九师打的,当时是陈锡联手下的一个营长率队作战,我很熟悉他。一个电视剧把这些给弄错了。”秦老说,当时我在一二九师师部电台,情况很熟悉。“这些都是历史,可不能随便演绎呀”!

“还有,现在有些战争剧里面,红军、八路军,一定要弄些漂亮的女孩子进去,还谈三角恋爱,这不是瞎编乱造吗?战争年代哪里有时间谈情说爱,很多战士十四五岁、十七八岁就牺牲了----。”

秦华礼,四川通江县人,1932年参加红军,长期的战争生涯中练就了一副钢筋铁骨。即使年过百岁高龄,不仅身板硬朗,还对国际国内大事十分关心,了如指掌,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和激情。近几年他迷上了摄像,常常手持小摄像机拍摄新鲜事。去年春天,老人家一边拍摄鲜花一边唱着红梅赞,留下不少资料。秦老认为,活到老,学到老,生活才有意义。

2016年,老人几次到北京参加活动和接受采访。一次,中组部委托央视录制节目,秦老有两三天空闲,他特别提出想去天安门和毛主席纪念堂,看看人民英雄纪念碑,然后去解放军档案馆和军事博物馆看看。在天安门和解放军有关部门的热情安排下,老人的愿望得到了实现。“我们走到今天不容易呀,只有毛主席才能指挥我们红军走向胜利,只有共产党才能让我们国家越来越富强!”秦老时常沉思,然后对我说:“把这些告诉孩子们,告诉后代很重要”! 

那年9月,我陪秦老看望住在北京北四环路王定国老妈妈。王定国是延安五老之一,新中国最高法的法院院长谢觉哉的夫人。她和秦华礼同是四川通江人,又同是红四方面军的战士,还是同岁。见面时,两位老红军紧紧握着对方的手十分感慨。秦老说,我们两个都是104岁,通江出来的就剩下我们两个了,王定国不停地点头。现场人无不唏嘘。

2019年春节,天气寒冷冬绵绵,老人家病倒了住进医院春节前,107岁。医生检查发现老人家心衰指数近2万,医院说这次进来很难出去了!当时,我乘高铁返家路过南京,闻此消息,立即下车直奔医院看望老人家,紧紧握住秦老的手,心里十分难过,可奇迹就在老红军爸爸身上出现了。一个月,几次跟马克思握手秦华礼同死神擦肩而过,重新站起来。后来,在家人搀扶下能走上几百步,驾着电动轮椅车满院子转圈,还骑上摩托车端起别人送给他的假枪瞄准。医生随后批准出院,感叹奇迹,难怪当年红军所向披靡! 

老红军如此坚强,我们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2020年的春节,老人又一次住进了医院。这次不同,虽然老人思维依然极其清醒,医院全力抢救,但秦老身体各项指标依然不断下滑。秦老仿佛感觉到什么,他对身边人说,这次可能顶不过去了。疫情原因,我没有办法赶过去最后看望日夜思念的红军老爸。果然,不久传来噩耗----。

晓荣姐发来送别的照片,泪水中我看到秦老是穿着红军的军装走的。

晓荣姐姐说老爸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树杰”。

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一位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万水千山的老英雄,一位为国家和人民作出卓越贡献的108岁党员为什么要谢我? 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追寻着红军的脚步采访和拍摄?我们的战友团队一起采访了200多位老红军,收集整理了那么多的英雄故事?可这都是一个新闻人电视人应该做的,我们做得很不够,如此得到的是一位老红军战士的肯定,我汗颜。

其实,秦老的“谢谢”包含着更深的含义,这是一位历史老人对后代的嘱托,对后来人的希望。那就是不能忘记我们中国苦难的历史,不能忘记今天我们国家的繁荣富强来之不易,不能忘记革命前辈的信仰和追求……。

这些,需要我们告诉下一代,告诉我们下一代的下一代。

作者:中央电视台 翟树杰

2020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