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三系02级校友《一封家书》感动邮子
发布时间: 2016-10-20 浏览次数: 126

  2016年10月15日,南京邮电学院原信息工程系02级200多名校友返校举办毕业10周年聚会。在三牌楼校区科学会堂二楼召开的年级大会上,校友孙月萍作了题为《一封家书》的发言,现场同学们深受感染,集体陷入深深的回忆中,不少同学眼眶湿润。据了解,孙月萍同学在校期间曾参加学校演讲比赛及辩论赛获得全校冠军。她用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笔触,回忆记录了在校时光的若干难忘瞬间。现予以刊登,与广大校友共享。





《一封家书》


--同学代表孙月萍在聚会上的发言


  各位尊敬的校领导,敬爱的范导,我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


  我是2002届三系二班毕业生孙月萍,学号B02030205


  2006年夏天,我大学毕业了,当时很荣幸作为毕业学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做了发言。那年我22岁,扎着马尾,穿着白T恤篮球鞋。今天,当我再次站在这里,作为一名“老”毕业生代表,面对着熟悉的母校老师,同学们,这当中跨越的十年光阴仿佛只是一瞬。我离开然后又回来了,画了一个圆。


  我们三系02是个传奇,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经历最多,搬家最多,见识也最多。


  2002年,作为大一新生的我们借宿在建宁路铁道运输学校,我至今记得学校旁边有个大楼叫:火车头大厦。我们神奇地和那个学校的中专同学共用教学楼、食堂、操场,还有澡堂。男生和女生住在一栋楼里,四楼以上的女生宿舍每天晚上都上锁,平日里男生也不能上楼。而女生在白天,出入男生宿舍如入无人之地,男同学那时候直呼不公平。


  运校范导的办公室在二楼正对楼梯,很多人都进去过,门开着就像是个门房,很多个日日夜夜,他就像个大管家一样在那里陪伴着我们,操心着我们,呵护着我们。


  大一入学两个月,我们拿了新生杯辩论赛冠军,这是记忆里的大事。我是正方一辩,牟翔是二辩,江漫三辩,周蓉芳四辩。在梦之队领袖人物钟旭麒的带领下,押上了全系文人骚客的能耐,三轮比赛我们一正到底夺得了冠军。也许是开了这样一个好头,接下来的四年我们这一届就像马达装了涡轮增压一样,在学校各种课业考试和活动中名列前茅,成绩不胜枚举。


  大一我们还经历了恐怖的‘非典,被封校一个月,五一假期也泡汤了。我至今记得英文课板书上老师写SARS:非典型性肺炎是何简称。那是个谈‘非典’色变的特殊时期,学校给我们发了口罩,每次出入运校大门去本部上课都需要领出门证,回来便要立刻归还。在除了吃睡就是上课的无聊时光里,辅导员组织了趣味运动会,篮球比赛,跳绳比赛,想尽法子点亮我们的生活。这可以说是在困难中蜕变的一年,我们告别父母,开始适应集体生活,开始适应大学学习节奏。


  在此我想特别提到已经永远离开我们的原社科系王永亮老师,他是我们大一的思修课老师。在运校阶梯教室里,是他教诲我们无论身处何地,是优越,是粗鄙,是顺境还是逆境,人都要呵护好自己的心灵,多读书,读好书。在我们还没有搬去仙林校区时,他就提前跟我们剧透,社科系的老师们给仙林的各条大道,教学楼,寝室取名字的经过、缘由。以至现在只要想起,鼎新大道,博雅楼,梅兰竹菊苑,这些名字,我就会想起王永亮老师来。王老师,我们永远怀念你。


  大二大三搬到了仙林,那是一段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经历。作为仙林校区第一代居民,现在的学弟学妹们应该无法想象当时我们每天爬过光秃秃的小山去教学楼上课的样子,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小山上铺满了麻袋,我们踩着麻袋,去教学区,踩着麻袋回生活区。开头只有南一食堂和现在的教二,寝室只有梅苑和兰苑,图书馆是后来教三一楼的几个教室改建。一天天的,也不记得过了多久,仙林校区越变越大,越变越热闹。我们有了仙林新街口‘商业一条街’,有了硕大的田径场,篮球场。小山上种满了高大的银杏,秋日里明晃晃扇子样的树叶摇曳在我记忆深处。我们背着书包,拿着暖壶,日复一日地上着自习下着自习。为什么大学了,还有做不完的数学物理题?写不完的作业?大三专业课我们用得都是清华影印的全英文教材,作业考试也都是英文书写。那时候的自己不理解,觉得这日子也太难太苦了吧。等到后来读研了,乃至工作了做了研发工作,回过头来便要感激大学四年理论基础打得扎实,以及由于勤奋刻苦,数学演算能力的从未荒废了。


  仙林其实除却校园本身的其他事物,我们也充满感情。比如很难抢座位的97路车,我们那时候坐车都叫‘练97路’,今天你练过97路了吗?三公里外的苏果超市,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我们零食补给的唯一源泉。还有南师大的食堂小炒,南师大对面的大坑,逛吃逛吃的萌萌的青春岁月和对男生来说的熊猫眼网吧包夜岁月。


  大二大三非常独特之处还在于我们大班很多同学体验了一把‘学生班主任’工作,当年可是有聘书的。其中不乏有师生恋发展出来的,我就不在这里一一爆料了,大家可以私下交流。我记得带第一届学生时,自己才大二,但是学生家长见到我都一口一个老师的叫我,我头都抬不起来。学生班主任让我多了一份责任感,30几个学生吃喝拉撒都来问你,说真的好烦,但是也好有趣,尤其是自己得装作成年人的样子帮他们去真得解决困难,并且这种付出是无私的。我毕业那年,那届学生还专门请我到了仙林的大成名店街大吃了一顿,酒桌上他们一个个煞有介事轮流举杯对我诚挚祝福的样子,我永远不会忘记。感谢南邮给了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享受了一些些老师的待遇和体验到了老师的无私和伟大。


  大四为了方便找工作,我们又迁回了三牌楼校区,虽然住宿条件不如仙林,但是我必须说这是个充满魅力的地方。大四对我来说是考研冲刺的一年,我有在‘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眼镜湖边背诵过政治考试提纲,有在三好亭紫藤长廊下躲过雨,有在‘二叉树’一样的法国梧桐下被落絮迷了眼睛,也在操场边附近居民一圈圈散步的人潮里放松自己紧绷的神经。考研放榜是06年早春,知道自己成绩后得以放松的我,拿起网球拍,在操场司令台下每天打网球,那时金川河畔的迎春花开了,我拿起刚刚流行的nikon Coolpix S1咔嚓留影,现在这机器估计开机都已经开不了了。


  再就是要毕业了,不记得吃了几次散伙饭。六月底的两个晚上,学三的男生着了魔一样,每晚对着我们学四楼女生唱情歌。每次都是熄灯以后,整栋楼都在唱。从梁静茹的宁夏,到月亮代表我的心。蒸腾的荷尔蒙,伴随着无数落下的暖壶,水袋,甚至显示器,啪啪地砸在地上,四溅开来。在大学最后的岁月,青春恣意放肆了一回。


  最后一顿散伙饭是在驿园宾馆,后来听说很多人都哭了,其实也不用听说,因为有照片为证,大家抱着范导,哭的稀里哗啦。我记得自己是第一个走的,拖着箱子,我躲开了最后的离别,很没出息,我害怕悲悲戚戚的场面,我安慰自己说,干吗要哭,想见总能见到。然后就真的是很少再能见到了。。。因为我们一个又一个一猛子扎到了生活的大炉子里。我们有了事业,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们不再只为自己活着,我们身上有了这样那样的承担,也有了这样那样的借口不再相见。但是当今年3月的筹备会范导一声令下,大家一拍即合,促成了今日的聚会,感觉身体里面仿佛有一种热情被点燃了。真的呢,真的要过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才懂得什么是想念,它就像岁月的陈酿,puzi一下揭开盖子,然后香气满溢了。母校,同窗,是养分,在岁月里丰富着我们的生命。


  在准备这份发言稿的过程中,一直有在问自己:南邮这四年,它究竟带给了我什么?我想总结起来,大概是:面对困难、苦中作乐的勇气,坚毅理性的性格,严谨治学的态度,和值得珍视一生的师生、同窗情谊。


  这一切,我将受用终身。感谢母校,谢谢大家!


 此致

          敬礼!

                         --孙月萍



毕业十周年活动精彩回顾


  长江水,栖霞巍,迴梦邮沉醉;行路远,峥嵘岁,天涯邮子追。

  长江畔,栖霞栖,共饮一江水;路漫漫,天酬勤,今盼故人归。

  2002,我在南邮,遇见你,遇见你最好的时光!那时的你,在本部图书馆的木桌旁,在字里行间细数斑驳光阴;那时的你,在运校宿舍后面的篮球场上,挥洒青春的汗水;那时的你,在仙林特大教室的讲台边,憧憬展望美好的未来!同窗四年,回首十载,青涩已然不再,激情是否依然?

  身处金陵的时光里,我们曾望穿秋水;辗转仙林的楼宇边,我们踌躇却不知味。时光荏苒,我们早已长大。是时候了,金川河边,眼镜湖旁,让我们徜徉在法国梧桐树下一叙这邮子情!

  2016,在母校南邮遇见你,我会更加幸福;金秋十月,在母校南邮遇见你,我会更加爱你。无论你在哪里,我在南邮,等你来!



杨校长参加校友合影



原信息工程系党总支书记米恩善老师为聚会题字



原信息工程系分团委书记张翼老师为聚会题字



原信息工程系党总支米恩善书记致辞



原信息工程系分团委书记张翼老师签名



南邮校友会办公室副主任饶林果老师签名



同学代表孙月萍同学发言



同学代表王克彦同学发言



同学代表黄飞渡晚宴发言



同学代表胡振宇晚宴发言


孟杰同学为聚会献歌


主持人袁迪同学


那时今日的辅导员



 当年的辩论赛冠军喜重逢 



昔日的篮球队队员喜相聚 


创新标兵李永盛



重回教室


重回食堂


重回宿舍




原信息工程系2002级各班合照:


B020301班合影



B020302班合影




B020303班合影



B020304班合影



B020305班合影



B020306班合影



B020307班合影



B020308班合影



B020309班合影



B0203010班合影